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双禧爱自由

不投入不希望

 
 
 
 
 
 

北京市 朝阳区 双子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惶恐与躁郁

2012-8-22 5:15:59 阅读189 评论1 222012/08 Aug22

早晨起来,还是热辣辣的阳光,居然有京城夏日暴雨前深灰色的乌云压在胸口的效果。一路走向公车站,乌鸦依旧有节奏的叫,或者站在马路上跳来跳去,才发现,乌鸦原来既可以像麻雀那样两脚跳,也可以像鸽子那样一步一步地走,真是天才的小鸟。

坐 在图书馆的沙发上,立刻就想起来了父亲。我们约好了等我回国就去陪他复查。父亲穿着条纹病号服,一手托着注射化疗药的微量泵,从楼梯间的门走进来,那身影 还在脑海中隐现。有的时候在病房里压抑的胸口要爆炸,就提着暖壶就打热水,路过主治医师办公室的门口,看到他书生气白净的脸被簇拥的人遮挡住。他批评我妈 妈和我生病的父亲吵架,我替妈妈感到冤枉,可怕的是我也不知道该怎样做该怎样说,只能在厕所里咬着牙哭着扇自己耳光。

人是会被这种无力感彻底击倒的。就如同现在的我,家里没了食物懒待去买,早晨勉强着支撑起来去学校,坐在公车上发呆。注意力无法集中,写一些飘忽的文字,完全不适合论文使用的段落。不想吃饭,不想洗澡,不想意识到自己是个活物。想喝一杯酒就立马沉沉睡去不要醒来。

我孤独的掐着手指算日子,又怕到了那一日面临的仍旧是一场狂风暴雨,世界都为之崩塌。

一年时间,我到底改变了多少。

作者  | 2012-8-22 5:15:59 | 阅读(189) |评论(1) | 阅读全文>>

一月记

2012-8-14 6:12:07 阅读65 评论0 142012/08 Aug14

      答应美国胖熊导师临走前给他做一个关于我论文设想的presentation,振作的一日是7点半起床,8点半就出背着午饭和泳衣出了门,断断续续写了一上午,不过写了不到两页的英文也颇为安慰。起博士的谆谆教导还在耳边,还要写一些关于《天降》的中文内容才好收了这一日的工作。可是还是忍不住写两句博客,大概是因为史黛拉下放安徽农村,彻底销声匿迹,不知去向,倾诉熟女心事还是讨论学术都没了对象。不管是恋爱,还是闺蜜都是long distance,这是何等恼人的人生。

      话要从室友说起,小我四五岁的computer science的男博士,长了一张单纯干净的理科男脸,人很好。上次他女朋友到访,我第一句话便是:你俩长得好像啊!姑娘也是那样单纯干净的理科女脸,两人说话都轻声细气,连呼吸都是纯粹干净的。两人已经在一起七八年,在米国也是你在德州我在密歇根的远距离恋爱,却是让我一阵感动的小couple。那一日室友叹了口气说:最近我好郁闷。原来理科男也有倾诉的需要,婉婉道来是他女朋友在闹分手,原因是姑娘到了米国,碰到一位基督徒室友,很快得到神的光芒的照耀,还会去乡野参加封闭读经会,总之敞开怀抱追随了神。与室友分手的理由在于,每次见到他都会动摇自己的信仰,他也不会入教,于是要分手。他说:当初她要入教,我也没有阻拦,觉得你入你的,我待着我的,怎样也想不到会导致如此的结果。我深感无力,难道这才是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室友最后说:唉,也许我就是太迷恋我女朋友了。这才是爱情啊,小伙子。

作者  | 2012-8-14 6:12:07 | 阅读(65) |评论(0) | 阅读全文>>

她们其实都很相像

2012-7-31 6:48:27 阅读115 评论0 312012/07 July31

“那些从我身底下爬过的女人,后来要么堕落了,要么嫁人了”。

生命无常,这个主题近些日子已经很少提到了。其实每天都与不同的人发生交集的可能,也包含在这个主题以内。他们遇到的她们其实都很相像的,可是他们还是不能满足于一人一事。也许是惧怕生命力消退与枯竭的迹象,要以其实挺贫乏的手段来自我挽救。也许仅仅是尚未洞悉时间永恒生命无常,更不知如何辨别真正的宝藏。

那些姑娘,如果你热爱诗歌,就去自己写诗歌,仅仅阅读是不够的,更不要期盼嫁给一个诗人;如果你热爱音乐,就去自己弹奏或者创作,仅仅聆听是单薄的,献身或者飞蛾扑火般的爱情也早晚有一天会让你深深失望;如果我们热爱电影,就去和那些扛着摄像机奔跑的汉子做战友吧,或者哪怕只是写一些文章,这些文章也会是十月怀胎之后升腾起来的朝阳。(向史黛拉致敬)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真是伟大的梦想。诚实,公正,自由和温暖,也要以一生来追求来分享。

于是,当我越发深入的了解他们,我越发感到同情和悲伤,就像对曾经的我一样。

我有信心,有窃喜,有虚弱,有彷徨,彷徨其实都和年轻时候不太一样。

作者  | 2012-7-31 6:48:27 | 阅读(115) |评论(0) | 阅读全文>>

兵来将挡 水来土掩

2012-6-22 14:52:55 阅读124 评论0 222012/06 June22

在三藩市晒伤的鼻子开始脱皮,我想起那次青海归来的汉子们起了水疹子般的手臂,和送给我父母的红景天。

有的时候,有些事情无能为力,那么只能教育自己要接受现实。像史黛拉讲的,不可归咎于自我,大概也是不可执着之意。因为我的自毁倾向有时暴露得太严重,只好避免那个特定情境的出现。既然被逼到角落一定会发疯,那么就尽量离角落远一点。

此时此刻,我就在地球的这个角落。虽然我会为那一边一阵莫名的响动而心悸,虽然我知道阴云尚未完全散去。然而人心终究是会冷硬,少年们的生活刚刚开启,他们很快会为新事物吸引离去吧。

你要去就去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作者  | 2012-6-22 14:52:55 | 阅读(124) |评论(0) | 阅读全文>>

这是神玛傻B题目呀,俗烂过时的学术腔调最可悲,文艺抒情标题党也早让我失去了胃口。和导师坐在咖啡馆里,他让我一句话说出我的论文主题和观点,我其实最恨这种一句话表达,典型的中国式总结主要内容和中心思想教育方式,我只好买了两杯洋甘菊茶,掺了这加州的灿烂阳光来堵他的嘴。

我知道最难书写的历史是当代史,这在硕士阶段就明了的道理。所以我总是想在我这段曲曲折折的爱情中总结出点什么,都是困惑和挠头,可是如果也有人要逼问我一句话来总结呢。我想大概可以以文化地理学的理论根基,分析北京市区的空间分布对于学术型及艺术型青壮年恋爱的影响及推动作用。比如各家连锁快捷酒店,遍布朝阳区东五环外至西城区西二环里。比如各种文艺聚会场所,从方家胡同猜火车,到宋庄现象咖啡馆,从鼓楼东大街,五道营胡同,到798,或者北广西街。还比如个别带有个人文化记忆的标志性建筑,MAO LIVE旁边胡同的云南餐出门右转的第一根电线杆,或者雍和宫地铁站,还有我早已遗忘了位置和名称的录音棚,大概已经被记忆中抹不掉的热恋的火焰点燃了吧。

再以现象学的宏大理论框架,尝试分析强大的主体以及强大的客体在互动交流的过程之中的种种行为与彼此询唤和彼此建筑的最终结果。世界是浑源一体的,主客体是彼此为镜的。任何一个主体在企图击败和规约客体的过程中,实施上就达成了否定自我以及规约自我的最终效果,从而产生绝望以及自卑痛苦的情绪。特别是当主体与客体在无法战胜物理距离,无法产生肉体交合的情况下,极易出现极端自毁的情绪和境况。

大概还有意识形态判断角度,现代性下的两性关系,用以批判现有道德体系以及道德判断的虚伪性和不真实

作者  | 2012-6-9 7:30:09 | 阅读(87)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三月不足

2012-6-3 13:50:48 阅读124 评论2 32012/06 June3

喝过酒之后,总是有片刻朦胧却深刻的人生如梦的感觉。周遭一切都模糊虚幻起来。我真的会蓦然担心大七会出现在床头,叫我起床一起到小北的菜场买菜,博士,游学神马的都是一场梦。可是果真如此,我渴望回到2010年12月之前的状态,志得意满的自我安慰的实实在在。史黛拉嘲笑我说当时我经常抱怨,怎样怎样不爽,难道就是因为我没有男朋友吗?虽然我的确不记得,但不经历不知人生苦乐的确不是随便说说。

距离回到伟大天朝还有三月不足,既然心愿已了,该是多读书,多找教授探讨,多漫游城市,多拍照片的时候。不幻想,不犯贱,不伤害自己,是对自己的最大警醒。

好在还有自己的一方天地可以任意所为,可以恣情施展,深深地感恩多少年的努力,决不可一举浪费掉。

有时候,只是克制刹那间涌起的愤怒或者冲动,其实并不那么难。

自己踏踏实实给自己这条路上铺好了砖瓦,指向下一站。

姑娘们,不靠谱的女金刚已然开始痊愈。

作者  | 2012-6-3 13:50:48 | 阅读(124) |评论(2) | 阅读全文>>

梦想是否还光芒万丈

2012-5-17 9:29:34 阅读134 评论0 172012/05 May17

那是本科时光,经常和史黛拉做着各种与梦想有关的对话,唾弃着各种抛弃了自己梦想的身边人,如今回过头去,不过是对与我等价值观不同之人的党同伐异而已。史黛拉坚称那时的她很傻B很可笑,而钱老师则在他的书中引用昆德拉的话说:青春是可怕的。所以尽管8天之后,就要过2字头的最后一个生日,尽管口口声声唾骂着流逝的的时光,我的确并不为成长而惶恐,反倒更多笃定的自信生长出来。有你,有你们,一同老去,是多么美妙的事情。从当年逃课去看电影,在无数个银幕前泪眼婆娑的小文青,到如今所谓心忧天下的知识分子情怀,激情升华为理性,心灵中的那个小红卫兵还是由她死去吧。一切都还不够,一切都已在途中。

后来史黛拉去了广州,我到了北京,再后来我到了广州,再回到北京,她到了波士顿,我到了洛杉矶,我们相聚在哈佛广场,在新年前夜一起看弗洛伊德,真他妈的偶像剧啊这情节。那么检视跟了我们这么多年,走了这些地方的背囊里,看看已经丢了什么,又留下了什么呢。

5月11日UCLA电影学院的独立电影放映,圆满了我来洛杉矶的唯一心愿。我明白我只是朵盛开在阳光下的交际花,我明白我的理论学术修养远远不够,可是这就是我真正为之激动的事业。放映结束后的观众交流阶段,我坐在舞台上,装点而已,可是看到身边的万玛老师,居然只是觉得踏实。我向我的中国博导抱怨:为何您总是离我这件事远远的?他说:这样我才能回去吹牛,我的学生做了这么个事,没有获得我的任何帮助。哇,为这一句话,怎样都心甘吧。

所以我已经开始憧憬回国的生活,有战友有朋友,有爱情,有温暖,更有抱怨,有咒骂,有争吵,有一日日笃定的时光。

作者  | 2012-5-17 9:29:34 | 阅读(134) |评论(0) | 阅读全文>>

写给新宠

2012-2-4 9:08:02 阅读56 评论1 42012/02 Feb4

      阳光灿烂的午后,一小时的暴走到Landmark影院,汗水淋漓闯进影厅仍旧错过了影片的开头。银幕上乔治克鲁尼的一张经了风霜却仍闪着透明的微光的脸,真让人感动。这两小时就献于我的新宠亚历山大佩恩吧。上学期在课堂上见到这位希腊裔的导演,除了惊艳于其相当俊美的脸孔,为帽衫加牛仔裤的中年文艺范儿感到些微迷醉,也再无作为,早知道就去搭讪!起码也要合影吧!!!

      上那堂课之前看了他早先的片子Election,之后最著名的是《杯酒人生》,听说美剧Big Hang也是他的作品,最新的《后裔》可是提名了奥斯卡最佳影片,今年又可以在颁奖礼上看到他的脸孔。佩恩最善于写Loser,生活的Loser,感情的Loser,事业的Loser,当然一律是男性Loser。《后裔》里乔治克鲁尼扮演的中年男人马特,一直穿着相当可笑的各色夏威夷花衬衫。老婆驾船出了事故成了植物人,两个女儿,一个呆一个叛逆,在准备摘掉植物人老婆的呼吸机送她上西天之前,却从女儿口中得知老婆生前背叛他,而且计划着和他离婚。马特管不好女儿,又被老婆戴了绿帽子,想发泄也只能对着那具尸体骂街摔门,老婆父亲更是从来都瞧不起他。在女儿的怂恿下,马特带着两个女儿启程寻找老婆生前的情人。在一个海滩上,马特带着女儿造访了老婆的情人布莱恩及其妻子。马特面对着布莱恩只有可悲而尴尬的冷静,除了追问他们到底是如何搞在一起的,他们是否在马特家的卧室中搞过以外,也再无其他有建设性的言语和行为。他没有勇气将此事告知布莱恩的妻子,只能强吻一下以维护自己男性的尊严,大意就是:你上了我老婆,那我起码亲你老婆一下也算扳回一局。

作者  | 2012-2-4 9:08:02 | 阅读(56) |评论(1)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