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双禧爱自由

不投入不希望

 
 
 

日志

 
 

轻微自伤症患者  

2011-05-28 13:31:59|  分类: 真严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是因为看了《Lenz视觉》的一篇文章才打算写一下这个问题。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最近格外迷恋剖析与反省自我,源于这半年里感受到的越来越强烈的人生哲学被击毁破坏的惶恐不安。

    看了文章才知道这原来叫做“自伤”,比“自残”“自虐”显得文明也黯淡些。文章关于一个21岁的女摄影师,多年来拍摄自己以及其他也有自伤习惯的人的生活或者自伤的痕迹。文章配了她的摄影作品,多半是布满伤痕的小臂、手指,还有一个深深刻在脖颈后面的圆形LOGO,衬着发黑的血迹,这幅照片让我胆战心惊。所以我想,我只是个轻微自伤症患者。

    文章里有一小段医学说明,“自伤族群中70%的人割伤自己的皮肤,其他常见方式包括撞头、捶手、香烟烫、绝食等等”。“最常见的自伤动机是调节情绪,将负面情绪通过伤害自己释放出来。也有人用这种方式达到自我惩罚、吸引他人注意或关心、标榜独立、抵抗自杀甚至追求刺激的目的”。“自伤一般与自我厌恶、抑郁有关。自伤的人们往往在童年或者青年期有过性虐待、身体或心理上的虐待”。

    依据这些科学论述尽力回忆最初激发我自伤倾向的原因,没有性虐待,身体上的虐待也谈不上吧,只是一直到了大学还被父亲打,有时也打得很重,不过虐待倒没有。至于心理虐待,什么才是心理虐待呢?唯一可寻得蛛丝马迹的就是伴随我长大的紧张的家庭关系。最近我被告知,我所谓的家庭问题在和我同代的很多年轻人成长经历中都存在,只是我在有意或无意的将这种痛苦放大,或可以为自己折磨自己找到实现的借口。大概从有记忆开始,就在心里建立了一个简单的逻辑,我是个女孩子,出生之后就遭到了奶奶的嫌弃,所以她不喜欢母亲,所以关于奶奶的任何信息就成为父母小家庭的一片阴影,所以他们不断吵架。(当然现在看来这种逻辑显然过于简单,也完全来自于想象)。否认自我的性别身份,因此自我惩罚的逻辑或可成立。偶尔想到,我过于强硬的女性立场大概也源于对自我性别身份的缺乏信心与排斥。

    但是以自伤达到释放负面情绪的目的确实是非常有效的,也是我到现在偶尔也因为惯性选择自伤的原因。有个切身体会,在极度愤怒的时候大概是肾上腺素分泌骤然提升的缘故,自伤时感觉不到任何疼痛,伤口在情绪平复之后才有痛感。大概在初中时候是第一次,用削铅笔的小刀在左手背上划出六七条浅浅的伤痕,隐约记得是考试成绩不好或者说谎话之类的原因遭到母亲的痛斥。但是有一个细节至今记忆犹新,当时划破皮肤之后伤口都渗出血来,我不肯清洗,那血就在伤口上凝固了发黑了,第二天上学觉得丢脸一直藏着左手,可是放学骑自行车的时候被一位男同学发现,就编了个谎话搪塞过去。小臂接近手腕位置的三条平行的伤痕也是初中时候一次和姥姥吵架之后,包书皮用到了削铅笔的小刀,可是当时愤懑难平,就用小刀划出了伤口。姥姥还在说我的时候,就把伤口拿给她看,把她吓到不敢再说我,后来听表姐说,姥姥怕我会割腕自杀,现在想来好好笑。研究生快毕业那次因为和导师那说来话长的故事,在答辩教室里用钥匙划破手臂,但索性没留下疤痕。其他时候像捶手,把手指关节捶肿是经常发生的,还有扇耳光(因此被与大七小姐合成为神经质姐妹花),还有把指甲刻进皮肤里。一般是在和父母吵架后发生,小时候则更多是父母在外面吵架我坐在自己关着门的房间里,很伤心地哭之后就开始寻找房间里锋利的物品。

    前几日听说一个姐们儿和男朋友过不下去了,原因就在于这个男生发起脾气来很恐怖,会撞墙之类,对此我深表理解。我在暴怒的时候,会感觉有股气流从心底里慢慢升腾起来,然后突然冲到大脑,爆发开,开始无法克制的拼命喘息,头会发出嗡嗡的声音,脸和手会发麻,眼睛看不清东西,这时候就要开始以伤害自己的方式来疏解这股暴怒的情绪,纯粹是非理性的行为,而此时如果要克制就只能靠理性的判断力,所以没有那么容易,只能慢慢来吧。

    还转回来写那篇文章,名字叫《让你困惑,正是我想要的》,是摘自被采访者也就是那位自伤女摄影师的一句话。这句话说得很好,在于“困惑”,种种这些自伤的行为、自伤的动机、愤怒发生的可能性或者理由,都是一个困惑,对于我自己来说也是一样。身体是个很神秘的存在,寄居在这身体里的精神和灵魂就更加神秘,在大多数极端情况下,身体已经不受控制,精神片刻中的爆发崩溃似乎都是毫无理由的。所以我总是说,我鄙视那些依赖酒精、烟草或者毒品这些外物来获得精神上极端感受的方式,因为其实不需要这一切,精神本可以自我循环自我生发,直到一种极端或癫狂的状态。

    只是眼下我并不享受其中,我在学着克制,学着收放自如,学着优化人格。至少这是我眼下苦苦寻找和试图建立的人生哲学的一个碎片。

  评论这张
 
阅读(20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